人造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人造革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破庙白蛇渡劫少年无知行善祸端接踵而来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3:55:59 阅读: 来源:人造革厂家

旧时,临城县内有一户张氏人家,户主名为张富山,人称张员外。单说这张员外,家资殷实,养有数十家丁,可谓城中大户。俗话说富贵子弟必有纨绔,用在张员外这里好像并不适用。

张员外膝下只有一子,唤为张宝正。这张宝正自幼聪慧,文采出众堪比曹植,三岁吟诗七岁作对,同龄无人能比。

正当张氏一家沉浸在幸福之中时,不知何时,张宝正却得了失心疯,整天疯疯癫癫的。张员外到处寻医问药,也未能将其救治。

说来奇怪,张宝正虽然疯癫,但是读书写字非但没有丢掉,反而更加的用功,只是不认得所有的亲戚朋友,而且还经常到街上要饭。

时间飞转,转眼十年过去了,张宝正也顺利成为一名风度翩翩的疯癫“乞丐”。

张员外一家,拿张宝正也没办法,眼看张宝正疯癫已十年,却束手无策。自张宝正得病日起, 张员外可没少花心思,十年如一日,从来没间断寻求名医,烧香求神,可是都毫无效果。

这日,张宝正扶着一位面如死灰的道士,跌跌撞撞回到张府,正和张员外碰了个照面,张宝正道:“爹,这位朋友受伤了,我把他扶回来了!”

张员外,先是大惊,后是大喜,连忙说:“你...!"

“怎么了,爹?赶紧让人找个大夫去吧!”张宝正着急的说

张员外:“好好,马上去!”

张员随口叫来几个家丁,安排其中一个请大夫,另外两个帮着张宝正将那道士扶进厢房休息。

不一会儿,大夫请来了。大夫给躺在床上的道士,把了把脉,站起来回复张员外:“张老爷,此人无大碍,只是劳累过度,身子极其虚弱,我给其开一药方,调理数日即可安好!”

此时,张员外和张宝正点头谢过大夫,安排人跟大夫拿药去了。

张员外将张宝正叫到一边,上下打量着张宝正。

张宝正被看的不好意思,笑着道:“爹,怎么了?怎么这么看我啊?不认识了?”

张员外此时已掉下了眼泪,伸开手将张宝正搂在怀里,紧紧的抱着,一语不发。

张宝正对突入其来的拥抱感觉莫名其妙,不过还是和父亲抱在了一起。心想:父亲大概是老了,容易感动吧!

此时,躺在床上的道士用狡黠的眼神看了看这父子俩,阴险的笑了笑,心里在盘算着自己的阴谋。

父子两人抒发了一番感情后,张员外把张宝正这十年来,不认得家人朋友,每天疯癫的情况像讲故事一样,简单的说了一遍。

张宝正摇了摇头,一脸的茫然。任凭怎么回忆,却只有七岁之前和刚才遇见道士到回到家的情形,其他的一概想不起来。

张员外见儿子这样,紧忙说:“不要多想了,这道士是怎么回事?”

一语惊醒梦中人,张宝正道:“他,他是我救命恩人!"

张宝正大概的记忆是这样的:

在树林里,被一条白蛇咬了手臂一口,自己惊慌失措中把白蛇甩到一边。可是那白蛇瞬间变成白色巨蟒,张开血盆大口,扑向自己。

不知是被吓得还是被白蛇咬的,感觉视觉模糊起来。昏迷前,只见一道黑影飞来,和白蟒打斗起来,那黑影便是现在躺在床上的道士。

等醒来后,看到那道士正帮自己治疗伤口,而白蛇已经不见了。后来道士说白蛇已被他打跑,可是道士自己却也受了伤。

听到张宝正的解释加上大夫的说法,张员外大致明白了:自己儿子被蛇咬,道士为了救自己儿子,他和白蛇打斗再加上给自己孩儿治疗,可能劳累过度亦或是元气大损。

于是,张员外安排人好好照顾那道士,除了安排人按时给道士喂药之外,每日人参、燕窝更是必备。

不几日,那道士恢复大半,可以下床走路了。

2

不知何时,县城里6岁以下的男童经常失踪,官府安排了几波人马去查,都没有半点线索,最后不了了之。

这消息一出,大家只是作为茶余饭后的一个话题聊聊作罢,毕竟事不关己。

这日清晨,西院中传来呼呼作响声,张宝正便踱步去看。走进西院,看到自己救回来的道士在练功,只见那道士忽上忽下,左手右手交替出掌,身形矫健,好似游龙长吟。

张宝正鼓掌便说:“好功夫!师傅好俊的功夫呀!”那道士双手展开,犹如蜈蚣前爪的两个巨型镰刀,一个纵身飞到张宝正身边,想抓张宝正。

张宝正连忙倒退,急忙道:“师傅,你...!"

此时,道士立刻收回双手,稳稳站在张宝正面前,双手合十作揖,笑着道:“公子莫怕!”

张宝正见状:“不,不怕!你是在练功吧!看来师傅身体已经恢复了!”

“是的!这,多亏公子和员外!”道士紧忙说

接着又说:“公子..唉,还是别说了!”

“说吧!师傅,您是我的恩公!有话就直说吧!”张宝正说

“唉...还是别说了!”道士装出一副难为情的样子

张宝正急了:“恩公,拿我当我外人?那还是别说了!”张宝正说

“既然这样,在下就直说了!我发现了两个重大秘密!”道士卖关子

张宝正露出惊奇的表情。

道士接着又说:“我乃是南山修仙的道士,已经修了两百年。此次下山,是完成人间苦修。上次为救你,失去了法力,如今法力已恢复!”

张宝正感觉很稀奇,更是露出狐疑的表情。

“如今法力恢复,算出你家必有大难!这几日受你和员外的照顾,不得不讲!张员外,身上带的那块玉佩,乃是大邪之物,必须将其销毁,否则必将大祸临头!”道士很严肃的说

“啊?”张宝正愣了

道士又说:“城里很多6岁以下的男童都失踪了,官府也没有半点线索!其实,男童都被那日伤你的白蛇吃了,那畜生为了修炼邪术渡劫,用6岁以下的男童补元气!”

“啊...?”张宝正简直呆了

这些都是在书里才能见到神话故事,怎么却在自己身边发生了,感觉好奇妙!

张宝正的脸色神情不知怎么形容:“那,那怎么办呢?”

道士把想法和张宝正沟通了一遍,两人商量好后,便分头行动了。

3

道士和张宝正分开后便去寻那白蛇去了。

张宝正让下人准备了一桌子好酒好菜,拉着老父亲坐下,跟老父亲喝了起来。酒过三巡,张宝正试着问:“父亲大人,我从小看您经常带着那块玉佩,莫不是什么宝贝吧?可否借孩儿饱饱眼福!当然了,要是什么宝贝,不愿意让孩儿知晓,孩儿不看也罢!”

这张宝正年纪轻轻,竟然跟张员外玩儿起套路来,竟然用上了激将法。

张员外大怒,接着又大笑:“我的傻孩子呀,傻孩子!这玉佩是不是宝贝无所谓,只要你喜欢,爹就送给你!不过,不可送给外人,这可是咱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!再者,莫说这玉佩,就算是搭上我这老命,只要孩儿平安健康,为父也高兴!你就是为父的宝贝!“

张员外随手摘下玉佩,递给张宝正。

张宝正听了老父亲的一番话,愣在那里,竟然忘记接玉佩了!

“愣什么愣,接着呀!”张员外吼着

张宝正没想到,老父亲这么爱自己,所以方才愣了神儿。经老父亲一声吼,才回过神来,顺手接过玉佩。起身走到父亲跟前,跪在地,趴在父亲的膝盖上哭了起来!张员外见状,也不禁掉下了眼泪。

此时,父子二人的眼泪都掉到张宝正手里的玉佩上,眼泪融合在一起将玉佩浸湿,玉佩忽然闪烁了几下红光。张宝正心里想:我一定要把这玉佩销毁掉,不能让它祸害我们一家。

张员外扶起儿子,道:“男子汉大丈夫,哭什么!接着喝!“

两人又喝了起来,好不痛快!

张宝正把喝醉的老父亲扶到床上后,自己拿着玉佩径直出了张府来到城外的树林里。

他找来好多干柴,把火点着。拿出玉佩,说:“我今天必须把你毁掉,不会让你伤害我家人!”

说着,将玉佩扔进燃烧的大火里。

这玉佩被扔到火里后,同时在远处传来巨大的哀嗷,声音听起来甚是凄惨!

惨叫声越来越大,震得整个树林好像都晃起来!

吓得张宝正撒腿就想跑,可就在此时,在火里的那块玉佩从火堆跳到了他跟前。张宝正又把玉佩捡起“好烫“,随手又扔进火堆!

嗖一声,玉佩又从火堆跳到张宝正面前。

张宝正心里想:好邪!”

“邪!邪!我看你多邪!我就不怕你邪!”张宝正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勇气

只见张宝正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匕首,在玉佩上扎了几下,可是那玉佩还是完好无损。

气的他将匕首丢在了地上,自己也气急败坏的坐在地上。

“哎呀!”张宝正在坐下那一刻,手不小心摁到了匕首,鲜血直流

张宝正更是来气,也顾不的手流不流血,又拿起玉佩要扔进火堆。

惊人的一幕出现了:玉佩被张宝正的鲜血染红了,瞬间飞到空中发出万丈光芒,慢慢的变成一颗又圆又大的珠子。

“龙珠!这不是龙珠吗?”张宝正脱口而出破庙白蛇渡劫,少年无知行善,祸端接踵而来张宝正从小饱读各种书籍,因从小就喜欢龙,所以对龙珠和龙关注更多一些。

突然龙珠光芒刹那间消失,龙珠直飞进张宝正的身体不见了。

正在张宝正奇怪时,道士跑来说:“发现了那白蛇的位置,就在前面废旧的破庙里。我在这盯着,你回城通知官府,我们一起把那白蛇收了!”

“好...!”张宝正大惊失色

原来刚才那巨大哀嚎声,是白蛇所发出的,好可怕!想到这,张宝正转身要回城,道士说:“等等,那玉佩销毁了吗?”

张宝正颤抖的说:“销毁了,不过...它变成了个珠子跑到我身体里了!”

那道士立刻现出凶相:“什么,变成龙珠了?到你身体里了!”

“嗯...!"张宝正吓得浑身颤抖

“我要吃了你!“那道士气的说出破庙白蛇渡劫,少年无知行善,祸端接踵而来道士突然变成巨大的蜈蚣,舞动的爪子,要吃张宝正。

张宝正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反应也确实快,扭头就跑。

没想到,自己跑的速度就像飞一样,那蜈蚣总差那么一点点,就是追不到!

没一会儿,张宝正竟误跑到破庙里,只见眼前一巨大的蟒蛇在其中惨叫着!

心想:完了,这下真完了!

只一个念头的时间,一下撞到破庙的墙角里。

回头一看,蜈蚣已张开两个巨大前爪,眼看要抓住自己。吓得张宝正赶紧捂住了双眼,道:“这下完了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一道白影,嗖的一声来到了张宝正的面前。

张宝正睁开眼一看,只见那蜈蚣两只前爪狠狠的掐着一只白色的蟒蛇,白色大蟒蛇此时惨叫的更厉害。

张宝正心想:此时不跑,更待何时。

想到这,撒腿就跑,很快逃出了破庙。张宝正窃喜,终于逃出了破庙,并且边跑边自言自语起来:“这该死的臭蜈蚣精竟然变化成假道士骗了我们一家人!骗我给他找大夫,骗我爹每天安排人给他炖人参、燕窝,骗我...让我骗我爹的祖传玉佩!玉佩...龙珠?!”

突然,眼前出现了一幕幕:

七岁那年,自己和几个小伙伴在外面玩耍。忽然,被一只蜈蚣咬了一口,昏迷了。醒来之后,即开始疯癫了,不认的家人朋友,到处要饭...看到老父亲十年如一日对自己的照顾和疼爱...又看到那天自己在树林里,被蜈蚣用树枝变成白蛇咬自己后,蜈蚣变成道士救自己的一幕...接着又看到那蜈蚣抓了城里6岁以下的男童吃后,练功的一幕幕...又看到刚才那巨蟒舍身救自己的一幕...

“好你个畜生!竟然设局十年!”张宝正气愤的脱口而出

突然,耳边响起了阵阵的巨蟒惨叫声。

“不行,我必须回去为民除害,杀了那蜈蚣,救出巨蟒!“如果我能飞回去就好了!张宝正心想

只是一个念头,张宝正竟然身子腾空而起,似是飞了起来。

张宝正大喜:“飞,飞快点,我要杀蜈蚣救白蛇!”

只要念头一出,好像有一股力量能听懂似的,瞬间张宝正飞到了破庙!

此时,巨蟒身上被蜈蚣撕咬的血肉模糊,奄奄一息了。

张宝正大喝道:“呔,你个臭蜈蚣,看我来收拾你!

巨蟒和蜈蚣同时看到张宝正,但眼神却不同。巨蟒眼里露出了喜悦,蜈蚣却瞬间变成了道士,飞上空中说:“好你个小东西,竟然会飞了!看我不吃了你!

说话间,道士又变回蜈蚣一下飞到张宝正跟前,掐住了张宝正,眼看要张口吃了张宝正。

那奄奄一息的白蟒深吸了一口气,跳了起来咬住了蜈蚣的尾巴,将其甩了出去。蜈蚣被咬后,疼的直叫,松开了张宝正。

白蟒张开嘴,纵身一跃,将张宝正接住含在嘴里,自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,没了力气。

就在此时,蜈蚣缓过神来,刚要去咬那白蟒,突然万丈金色光芒从白蟒口中射出,照的蜈蚣嗷嗷直叫。

此时,白蟒经金色光芒照射,也有了部分力气,缓缓的将口中的张宝正放在地上。张宝正一落地,身上的龙珠立刻离身,飘在半空,白蟒见状顿时嚎叫,纵身将龙珠吞下。

接下来,白蟒嚎叫着,开始了巨变:头上长出了一对龙角、嘴上长出了龙须、腹下长出了很多龙爪,浑身的蟒皮都在脱落,长出龙鳞...

不到半炷香的时间,一条白龙在空中飞舞着,嚎叫着!

那蜈蚣不甘示弱,起身飞跃,想大战白龙。哪只白龙一口真火直喷向蜈蚣,蜈蚣心想:就算你化龙我也不怕你,我已吃过童男,成半仙之身,岂怕你这区区的畜生之身,更何况只是一团火而已!

蜈蚣见白龙一口真火冲自己而来,并不躲闪,反而直飞向那团火,来向白龙示威:我这半仙之身,岂怕你这破火团。

忽的一巨声惨叫,震得整个破庙都晃动起来!怎么了,不可能,白龙的一口真火竟烧的这蜈蚣直叫。

蜈蚣被烧后,转头飞逃,可是那团真火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追着蜈蚣飞。

再看白龙,朝天长啸了几声,飞落到张宝正身旁,落地竟变成一白衣仙女。

白衣仙女朝张宝正吹了两口仙气,张宝正缓缓的醒来,忽的一惊。白衣仙女道:“公子莫惊,我的真火只能暂时震住那蜈蚣精,要想彻底消除它,还需借助公子一番力气。”

张宝正早恨透了蜈蚣精:“好,我们一起铲除这祸害!”

白衣仙女张口吐出龙珠,细声一喊:“玉龙斩现身!”

此语一出,从龙珠中间飞出一块玉佩,玉佩闪闪发光,一会儿晶莹剔透,一会儿红光耀眼,瞬间变成了一把似剑,似锏,又似刀的法器-玉龙斩,飞到张宝正面前。

白衣仙女向张宝正点了点头,示意其伸手去拿玉龙斩。张宝正也点了点头,试着伸手握住玉龙斩,玉龙斩一到张宝正手中,似找到了主人一样便和张宝正人斩合一 ,心神互通。

张宝正浑身顿时充满灵力,起身飞了起来。白衣仙女立即将龙珠吞下,瞬间变成白龙也飞了起来。

就这样,张宝正、白龙一起和蜈蚣精大战了两天两夜,终于让蜈蚣精灰飞烟灭了。

事后,张宝正又开始了正常人的生活,只是他身上的那块玉佩上多了一条白龙,而他的左手臂上不知何时有了一个‘斩’字!

(故事完)

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“民间鬼故事”的文章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