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造革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人造革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早在殷商就有太监了太监净身过程画面血腥

发布时间:2021-01-11 17:22:06 阅读: 来源:人造革厂家

早在殷商就有太监了!太监净身过程画面血腥

2000年前就开始有太监,明朝要亡国之前后有七、八万多的太监,光吃就被吃倒,七、八万的太监,需要多少阉割的师父大家想想看?  农业社会有人专门替人阉猪,古代有那么多太监,当然阉人的师父很多,阉人的行业,古代与一般行业相同,非常竞争,分南派北派,一样做广告。阉割不是阉掉那根而已,连那二粒也要割掉。

过去北京城内有二个出名的专家,一个叫毕五,一个叫小刀刘的,这二家名声最大,也最大牌,二家都代代相传,都自称一刀下去保证没麻烦。

这二家光是操阉割业就变得有钱,又得到皇帝封赐做到六品官,比县太爷县长高一级。

听说,这二家每一季都要向清朝后宫内务府供奉30个太监,一季30个,一年4季,总共120个,所以说到这两户人家,一年有固定240个生意,简直是总包工程!

古人贫穷,生计较难,穷人家子弟做太监最多,阉割的师父,人家叫他净身师,据说净身师都是父传子子传孙,有传自己后代,没传给别人,净身师与宗教的点传师,受戒师父是同一个人,你要阉割要先拜师,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

你被净身师阉掉后,入宫做太监,你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,你的恩人便是净身师,必须孝敬他,然后才轮到你自己享受。

要拜师要先照礼数行,最简单的见面礼是一颗猪头或一只鸡,一罐白酒,没钱人起码也要准备这三项,有时还要给五到六两银子(约合人民币3000元) 有钱人当然另外谈(当然有钱人大多不会干这事),有钱人花比较多,要阉割以前先打契约,签合同,当时古代叫文书,像医院要手术动刀,家属要写切结书,欢喜甘愿阉死不赔,避免阉死人被人告,吃官司闪避法律问题其实不是重点,重点在哪大家知道吗?

重点是净身师要保障自己的利益,怎么说呢?人家说凡事应变,你看李莲英做太监做到权势那么大,签这张合约就是说西牛望月,,或许有一天太监大发展,有出息了,师父可以得到报答,赚到利头。

合约的用意第一是阉死不赔;第二用意是师父像做投资,希望阉过的人,将来有出息时,师父有回收,因为遇到没钱人,师父是做白工,望以后回收,阉割遇到有钱人有二种价钱,一种是保证会活的价钱,一种是不保证会活的价钱,保证会活较贵,不保证当然便宜,价钱讲好后,合约也签好,要做太监的人必须准备一些东西,第一、30斤米,准备一个月要吃的米。

第二、晒干的玉米骨,要做火柴用。

第三、麻叶,麻叶烧成灰,要洒在下体割掉部位,因为麻叶灰不会烧到皮肤。

第四、准备半打的窗纸(大约50张,将窗户糊起来糊到密不通风,要阉要挑日子,最好是春天,一月至三月左右,不热、没蚊虫、苍蝇

因为阉割后不能穿衣服,净身房是一间单独的房间,不大间,四边没人住,因为阉割之后很可怜,至少痛三、四天,哀叫得很凄惨,像杀猪一样,凄厉得叫声没人敢听,所以净身房附近没人住,单独一间,做太监自己在房里叫整天,可比人间炼狱!惨…

一个男人要阉掉做太监,真是可怜无奈,这么残酷的事情,要阉割的前一天,不准吃东西。手术后,至少一、二天不能小解,不管大便小便都不可以,这时要准备一支玉米骨,用剪刀修一修,修得圆圆滑溜,玉米骨软而且有水分,要插进去尿道,像装一条塑胶管似的,忍不住便从这玉米骨的管出来,有够凄惨,若没插管进去,光是尿水泄出来,会让尿水把伤口刺痛得唉唉叫。

太监要阉割因为很痛苦,脚与手都要绑起来,像捆猪一样捆起来,手术时不可乱动,手术后不可乱摸,手上的细菌很毒,摸到会浮脓,病毒感染,甚至会丧命!手术前,下身要消毒洗清,要先喝臭大麻与中药的水臭大麻水,至于臭大麻汤就是石灰水熬的汤,止血和止痛。

煮臭大麻汤之时,要放二粒蛋下去煮,滚愈久愈好,滚愈久蛋愈硬,净身师父再准备二粒新鲜的猪胆,这碗臭大麻水喝下,头壳就茫茫渺渺,身体麻木,身上的肉会抖,像蛇吸到烟油一般,一直抖…

这时手脚绑着,腰身也固定起来,绑得很紧,一动也不能动!

这时被人阉的人眼睛被蒙起来,全身起寒颤,净身师要动刀了…

太监动手术由哪里开始动手?

虽然听起来很残忍,但是不用怕,因为这个时代,没人会逼你去

阉掉做太监,除非你男人要变女体,变性也不像古代那么恐怖,手术的过程如下所述:

第一,先阉睾丸,隂囊先切二个洞,将筋割断,然后将睾丸挤出来,喔!光听就好痛,被人挤的人一定比死更痛苦,挤出来的时候鸡蛋也有用,鸡蛋拿来,从太监嘴巴塞进去,一粒一嘴,要叫都叫不出声,鸡蛋在嘴内塞到差点无气,这时会出力,丹田一出力全部的力道往腹肚去,净身师一个出力,二粒睾丸就挤出来。

然后苦猪胆拿来,把伤口糊一糊,粘搭搭,听说苦猪胆糊下去会消肿止血,睾丸挤掉,再下去就是全套阉掉,北京话叫去势,要阉这个地方,要准要切完整平面,不能留任何突起的肉,怎么说呢?因为割不够平,不够平贴,改天这块软骨会再跑出来,出来便要再手术一次,阉太深也不可以,太深改天伤口好了,那里会凸一块,倒下去又变一个洞,尿尿会用洒的,很麻烦,会将裤子洒的湿漉漉,太监大部分阉了后,都有后遗症,尿尿开叉,像扇子形状!整组阉起来,另外一粒鸡蛋再从嘴巴塞进去,痛到都没声音了,但是痛得要命,下面被火红红的火钳子夹住,沸烫的让人昏迷不醒,痛到昏厥!

男人下体被阉起来,变成男不男,女不女,这便是可怜的太监,这比死刑更痛苦,太监大多六、七岁孩子,为了生活,年纪轻轻便要受这种酷刑,而且是自己甘愿的,实在有勇气亦可怜!

前段我讲到阉起来时,人痛到昏去,到醒来还要喝大麻水,大麻水喝下去会让人失去意识,迷迷糊糊像吃麻药、吃四号的、吃安非他命,所以应该是毒品,大麻也是泻药,喝了大麻水,一直漏尿,漏到肚子都空无一物。补充一下,阉割之后,伤口是用苦猪胆糊起来,猪胆粘粘的,糊起来血会止,也会消炎,糊好要留一个小小的洞要插麦子管,这条玉米骨做的管像尿管,让他小便用的。

手术好的第二天,可以喝粥,不可吃硬的食物,粥是用破去的球装着,放一支管子,吸起来让太监吃,床的下面,放一个破的盒子,那是要放屎用的

经过第三天才下床,这时下面的伤口还没好但已结疤,这时还要痛苦一下,会抽筋,一天三次,腿痛得要命,混身发抖,据说不抽筋会佝偻,龙骨从此不直,所以壹天要抽筋三次。

割起来的那话儿怎样处理呢?净身师父当做宝贝收起来保管,太监无权利将这东西拿回去,净身师父有权保留它。

净身师父会准备一盆子,里面参杂石灰,将二粒睾丸摆好,以便让石灰作用吸水分,睾丸才不会烂去,手术的契约书用油纸包好,放在盆中,用大红布将盆子包起来,绳子绑好然后吊在中质梁,古代房子大厅都有一支中梁,这有意思呢!这叫做红布高升,意思是预祝太监以后福气一直来,步步高升!中国人有一个传统,死了一定落叶归根,埋在自己的乡土。不管你到天边海角,不管最后死在哪里,都想要落叶归根,人如果死在他乡外里,不能回到故乡埋葬,一定会掬一把故乡的土掩上,这叫做落叶为根。

做太监一生的愿望便是将他被切割的下体要回来,人是叫赎身,他叫“赎兰”(台)所以太监都很省,赚钱舍不得用,目的是为了这古人观念,一定要留一个全尸,少自身那话儿,便没资格埋在祖墓,不能与父母埋在同一个墓园,这叫骨肉还家,不赎回来,据说阎王也不收,因为不男不女六根不全,阎王不收,所以太监若有出头天,一定想尽办法找净身师赎回,往生才能留一个全尸。

上次我们说到,一个人死后,不可六根不全,所以大家的观念,都认为人死要留一个全尸,少一根骨,少一支手,阎罗王不收留,

因为这种错误观念,没人喜欢死后捐献器官。

因为古人这种观念重,所以太监老来,一定要将阉下来的男人那话儿赎回,死才能全尸埋葬。通常赎回是做太监的人一生最大的喜事,一般在五十岁前要办理,古人活到50算长寿,50不办,有时会来不及,之前我讲过,做太监为了后代,当然太监是不可能有后代,所说的后代就是认义子替他赎回那副牲礼,是由义子出面,不是太监出面,太监出面感觉不体面,所以由义子去。

要迎接时像一般嫁娶仪式,非常隆重!太监义子,坐回到净身师他家,红笼中放一堆银两当作喜钱,喜事的钱叫喜钱,这像喜事红包,不在赎回那话儿的价钱中,那话儿的钱另外讲,事先便要讲好的,不能没说好就来,如聘金一样,先谈好,红包另外包,这时,净身师门口要放炮,鼓声响天,这时有一个接斗的仪式,捧斗接斗非常隆重,净身师摆香案、香桌铺红布。

净身师将那话儿的斗捧出来放在桌上中央,这时客人满座,由族中长辈辈份高的人主持,老族长先向净身师行一个礼,然后打开斗上面的红布,里面是当初签约的合约书,老族长展开,内容念一次并且表示今日要将斗内的契约书以及阉下来的下体赎回,太监义子要三拜九叨头,谢净身师、谢族长、谢所有贵宾,然后将这装下体的斗,放在红笼双手捧着,坐上轿顶,往坟场去,所有的人跟在后面来到墓地,太监本人已经在墓地等,墓地早摆好香案,墓地是太监的父母的坟,这时啰鼓喧天,炮声降降!老族长在香案前再念一次契约书内容,说明今日要将太监下体赎回,主要是表达给墓中的人听。

太监的义子以及一些晚辈像我们出山的仪式差不多,都在地上爬,就在契约书要点火烧掉的一刹那,突然吹一声长号,像师公吹的,又像一支长长的那种喇叭,像古代犯人要杀头的声音,太监边爬边哭的叫着阿爹阿娘说:爹;娘,你生给儿子的骨肉,今天全部赎回来。

其他记载

“二是用利刃割开阴囊,剥出睾丸。用这一方法进行阉割显然并不需要完全割除生殖器官,但同样可以达到目的。洪迈所著《夷坚志》卷八对这一方法有所记载。另据记载,古代还有所谓的“绳系法”与“揉捏法”。前者是在男童幼小时,用一根麻绳从生殖器的“睾丸”根部系死,既不影响溺尿,却阻碍了生殖器的正常发育。久而久之,男童的生殖器便会失去功能。后者是在男童幼小时,由深谙此道之人每天轻轻揉捏其睾丸,渐渐适应后,再加大手劲,直至将睾丸捏碎。然而,专将睾丸割去或捏碎,如果是业已发育之人,尽管能够完全避免授精,但其性欲及淫乱宫廷的能力在一定时期内会依然存在,甚至有的人反会因此而更加强劲耐久。”

又见:

男子受宫刑,一般理解是将阴茎连根割去,但据古籍记载,也有破坏阴囊与睾丸者。如《韵会》一书云:“外肾为势,宫刑男子割势。。外肾是指阴囊和睾丸,破坏了它,人的性腺即不再发育,阴茎不能勃起,从而丧失了性能力。

又见:

“除了公开的娶妻、纳妾、结对食之外,太监和宫女、太监和后妃之间的淫乱行为也屡见不鲜。北魏孝文帝时,皇后冯氏性情淫荡,孝文帝元宏率军南征时,冯氏就和中官高菩萨淫乱。北齐武成帝高湛的皇后胡氏也曾和内监狎亵。这些都载入正史。明代嘉靖年间,宦官刘荣和宫女多人淫乱,事情暴露,他被黜退。天启年间,宦官魏忠贤、赵进敬、徐应元三人结为嫖友,淫乱宫廷。魏忠贤又和另一位太监魏朝同时与熹宗朱由校的乳母客氏私通,这更是人所共知的秽闻。

明代,太监奸污妇女的事件也时有发生。洪武末年,石允常任河南按察佥事时,有一次他微服到民间私访,听见一户人家传出悲哀的哭声,一打听,原来这户人家的女儿被一名阉宦逼奸,因羞辱而自尽。石允常将此事奏闻朝廷,朱元璋准奏,把这名阉宦逮捕,定为死罪。景泰元年(1450),大同右参将许贵奏称,监军宦官韦力转仗势强奸某军官的妻子,其妻不从,韦力转就把这位军官杖责致死。代宗朱祁钰让巡按御史查问,未有结果。天顺元年(1457),工部右侍郎霍瑄又奏称,韦力转每当举行宴会时,都要找来妓女陪酒,还强娶部下军官的女儿作妾。英宗十分恼怒,这才派人逮捕韦力转,依法惩处。

能够娶妻、纳妻、结对食以及与妃嫔私通或仗势强奸妇女的,大多是有一定地位的宦官和有一定权势的太监。那些地位较低的宦官或在宫中执持下等差役的太监,则常常到外面嫖妓宿娼。明代,京师的青楼教坊有个叫“西院”的地方,专门接待宫中的宦官和一般太监。这样的妓女,都受到烟花同行们的鄙弃。来这里走动的多是被斥退不用的太监或者太监中的年轻者,有一定身份的宦官不但不肯去“西院”,而且如果听说哪个太监去嫖妓,还要严加惩治,有的竟然被拷打致死。宫中结对食的风气盛行以后,还有个别的太监在外面与某妓女相好,就把她正式娶回家中。万历年间,有一天宫中发现一名女扮男装的女子,形迹可疑,抓住一审问,原来是一名妓女。有个宦官包占了她,但欠她的夜度之费没有如数给她,在宫中不敢再出去,妓女只好改装偷偷混入宫中找这个宦官要账。神宗朱翊钧知道此事,传旨把那位宦官交司礼监处治,把妓女交付法司审究,但不知后来结果如何。崇祯年间,朝廷曾颁布过禁止内监娶妻及在外宿娼的诏令,但终于没有能够禁绝。

还有的太监,和别的男子进行肛交。明朝太监在入宫之前的净身时,都只是剔除睾丸,并不割掉阴茎。万历时,有个太监和一个唱曲的男孩子淫乱,戏将不能勃起的阴茎塞进那男孩的肛门里,谁知竟然拔不出来了,阴茎在里面越胀越大,男孩疼痛至极而送了命,那个太监也被判了死罪。清代接受明代的教训,选中的太监在入宫前净身时,就将阴茎和睾丸同时割去。乾隆时,有一位官员向高宗弘历报告说,太监的阴茎虽然被割去,但在很多情况下它还会长到一定的长度。因此他建议立刻普遍检查一次对又长出阴茎的太监再度斩草除根。高宗同意了他的建议,因而有不少太监被迫受了第二次宫刑。据说,这位提建议的官员是因为宦官得罪了他,他才想出这个办法进行报复。”

太监起源

关于太监的起源,中国早在殷商就有“寺人”,据专家考证,甲骨文中已有相关的记载,历史自然比西方要悠久。

唐甄在《潜书》中这样描绘太监:“望之不似人身,相之不似人面,听之不似人声,察之不近人情。”为什么这样说呢?唐甄解释道:他们长得臃肿,弯曲,好似长了瘿结,鼻子里呼呼作响,如同牛和猪一样,因此不像人的身体;他们长着男人的颊骨却不是男人,没有胡须却不是女人,虽然面如美玉却没有一点生气,因此不像人的面容;他们的声音好像儿童一样稚细却不清脆,好像女人一样尖细却不柔媚,你说它嘶哑但又能成声,你说它如猩叫但又能成人语,因此不像人的声音;他们可以很爱人,也能下毒手害人,当他们怜悯你时流涕而语,而当他们憎恶你时,则斩杀如草,因此不像人的感情。

生理的变态必然导致心理的变态,鲁迅在《寡妇主义》中说:“中国历代的宦官,那冷酷险狠,都超出常人许多倍。”在那被贾元春称为“见不得天日”的地方,太监们肆意发泄着他们变态的性欲、权力欲、贪欲。仅以贪污而论,据明人赵士锦在《甲申记事》中载,明末李自成进京前,偌大一个明帝国的国库存银竟不到四千两!而魏忠贤被抄时,居然抄出白银千万两,珍宝无算,以致崇祯多次痛心疾首地怒斥太监们:“将我祖宗积蓄贮库传国异宝金银等,明比盗窃一空。”

崇祯的“痛心疾首”既让人同情,又不让人同情。让人同情,是因为他贵为天子,却拿太监没办法;不让人同情,是因为他自己就是太监头子,他是棵大树,太监是在树上筑巢的鸟,倘若同情皇帝,谁来同情太监呢?

然而,君主们依然坚持太监制。既然自诩为“天子”,就得龟缩在宫廷里,跟一般百姓保持距离――让百姓知道皇上也是吃喝拉撒睡的凡人,那还了得!迷宫一样的宫廷内便需要“绝对安全”的奴仆,怕戴绿帽子的皇帝便与不能人事的太监“焦不离孟,孟不离焦”,共同成为庞大的帝国大厦中的两块最重要的基石。

在有的皇帝那里,太监理论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。公元十世纪,正逢五代十国乱哄哄,南方有一个小朝廷史称南汉。那是唐末封州刺史刘岩割据一方,自称皇帝,建都广州,称兴王府。他有一套神奇的治国理论,认为一般人都有妻儿老小,既有妻儿老小,便有私心,便不能无私奉献自己于皇上,而太监“无鸟一身轻”,故只有太监最无私,没有后顾之忧,必死命效力。传位到他的孙子南汉王刘伥,更下了一纸文件,曰:凡是朝廷任用的人,不管他是进士还是状元出身,一律要阉割,达到“赤条条来去无牵挂”的化境之态,方能当官。刘氏父子的思维方式与船山先生截然相反,于是中国历史上蔚为壮观的太监王朝产生了。王船山反复渲染太监的可怜可悲,这却是他的书生之见。羡慕太监的人比羡慕他这位大学问家的多着呢。

然而,太监得势的时代,民间往往相应掀起“自宫潮”,许多小康之家的儿子也忍痛自宫,以图仕进,这确实是一条终南捷径:读书须受十年寒窗苦,自宫却是一时痛终身富贵。据《<山堂别集>中官考十》记载:“南海户净身男九百七十余人复乞收入。”一个小村子,居然有如此之多的童男自宫。整个国家呢?天启三年,征募宦官缺额3000人,结果应征者多达2万人。政府竟想不到会有如此多人,一时无措,不得不增加1500人,剩下的人,安置在京郊南苑的收容所。即使如此,收容所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,许多人不得不沦为乞丐和偷盗者。下有自宫之风,上有体制的膨胀,有明一朝,太监机构的编制不断扩大,太监们组成了“大朝廷中的小朝廷”。

人们赞美太和殿的精美绝伦,其实,太和殿与净身房相比,只是小巫见大巫,一座纸扎的房子而已。在皇城中,净身房的地位远远比太和殿重要。对于万历这样的皇帝来说,在位数十年,在太和殿举行的朝会不过数次而已,有没有太和殿并不重要,没有净身房就了不得了――皇帝没有太监的服侍,就连一天的吃喝拉撒睡都没办法维持。所以,净身房才是紫禁城的精髓所在。紫禁城是建立在净身房之上的,正如帝王制是建立在太监制基础上的。

阉割是一种古典之极。公元前一百多年的司马迁只不过帮李陵说了几句话,就被皇帝将睾丸刨了去了,英明神武的“皇上”的价值观可能跟法国思想家狄德罗所估计的相同。狄德罗在评价法国波旁王朝时说:“在宫廷,‘狂欢的工具’从来与政治媲美。”那么犯了政治错误的司马迁一生岂非只好以失去“狂欢的工具”,悲苦耻辱而告终?不然,他完成了《史记》。

中国不愧为文明古国,汉朝人将处宫刑的地方称为“蚕室。”一个诗意十足的名字,一个丑陋的蚕变作美丽的蝴蝶的地方。阉割是文化的死敌,也是文化的一部分,阉割侵蚀着文化、吞咽着文化、改造着文化,当阉割内化为文化的本质的时候,文化便消除了被阉割的焦虑,而在特别的快感之中陶醉。正如黄永玉先生所说:“一部文化史几乎就是无数身体的局部或全部被刨去的行为史,是由阉割与被阉割两种不同性质的快感写成的。”

从被阉到自宫只有一步之遥,从身体的残疾到心灵的残疾也只有一步之遥。当“去势”成为奴隶们的义务时,那么口口声声说“连受之于父母的毛发也不应该损伤”的圣人们只好装作没看见。装在瓶子里的太监们的“命根子”是保证皇帝的妻妾们的贞操的“证件”;而大大小小的圣人们对“命根子”的沉默,则是保证皇帝们的权力畅通无阻的“证件”。

“太监化”是中国的知识者最大的特点。培根说,知识就是力量。知识确实是力量,知识如枪炮,关键枪炮口对准谁。中国温文尔雅的士人们枪炮口对准他们脚下如汪洋的人群。用文化为帝制大厦添砖加瓦,这神圣的工作他们干得津津有味。多劳者必多得,他们获得了如桃花般灿烂的封诰,例如张居正为“太师兼太子太师、吏部尚书、中极殿大学士、谥文史,赠上柱国”,简直令人目不暇接。

整箱茅台酒回收

ciq证书怎么办理

木材罐

二氯乙烷生产厂家

相关阅读